把珍贵的艺术品留给后人

 




  邵宇

  敬爱的周恩来总理离开我们整整十六个年头了。可是,周总理的光辉形象,时刻展现在我的面前,特别是周总理对新中国建立以来的文艺创作繁荣、文化事业的发展,一支新的文艺大军的成长,始终给予满腔热情和无微不至的关怀,给我们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
  我第一次见到周恩来总理是一九四九年在北京召开的全国第一次文代会上。我当时作为一名业余美术工作者来北京出席大会。大会结束后,毛主席、周总理步人怀仁堂休息厅休息,大家出于对毛主席的崇敬,纷纷拥上前请主席签字,我和丁聪也挤上去想请毛主席在自己的本子上签上名字。这时,周总理走到我们身边,对我们和蔼他说:毛主席大累了,能不能下次有机会再签。事后,每当我回忆起这件事时,总忘不了周总理那带着微笑的面容和他对毛主席发自内心的热爱和崇敬的感情。
  约在第二年的下半年,我已调北京工作。一次我听周恩来总理给全国的文艺工作者做报告,地点好象是在怀仁堂。周恩来总理讲了三个多小时的话,还不知疲倦地同我们一起吃了晚饭饺子。当时,我有幸和周总理共一餐桌,心里兴奋极了。周总理问我是哪里人,我回答是东北人,总理语重心长他说:“现在东北解放了,你真的‘打回老家去了’。你们文艺工作者要始终贯彻执行毛泽东的文艺思想和路线,为工农兵服务,为人民服务……。”周总理的教导至今我记忆犹新。
  一九五○年我在新闻总署(新闻出版署前身)新闻摄影局任党组书记。当时的局长是萨空了,米丹同志任秘书长。一九五一年新闻总署决定成立美术出版社,组织上让我们筹建此项工作,当时,我们一起商量,成立美术出版社由谁题写社牌呢,最后一致意见请周总理题写。经向总理提出后,没过几日,周总理果真为美术出版社题写了社牌。自美术出版社成立一直沿用到今日。现在周总理题写的社牌手迹存放在中央档案馆。
  美术出版社编辑的出版物荣获过多次国际上的金、银、铜奖,其中《苏加诺藏画集》荣获国际博览会的金质奖章。出版《苏加诺藏画集》是在周总理主持指示下进行的。
  周总理在参加万隆会议之后,有一天,他请廖承志同志把我找到中南海。廖承志同志向我传达了周总理的指示,让我组织一个代表团,并任团长,到印尼去筹备出版苏加诺藏画集。当时会的还有安静、姜信之等四人。临行前,陈毅同志又向我们谈了周总理的指示以及注意事项等。我们带着总理的委托前后三赴印尼,共编辑出版了六册苏加诺藏画集。此画集作为国礼由总理赠送给了苏加诺。此后,我还作为周总理的使者,到印尼把一尊木雕佛像赠送给他,事情是这样的:有一次苏加诺访问中国,他来到荣宝斋参观,对一尊木雕佛像很感兴趣。这事总理知道了,立即请陈毅、廖承志向我询问此木雕的真伪。我讲,佛像是复制的,但木头是唐朝的。后来总理指示,再复制一尊,把那尊送给苏加诺。于是我们请民间艺人颜景文老先生照原样又复制了一尊。当时在美帝对我封锁与孤立的情况下,总理的这些外交活动都大大地改善了我国同东南亚国家的关系。
  周总理对国内的老画家十分关心。有一次参观完齐白石先生的画展,周总理对我说,“这个展览很好,为把这些珍贵的艺术品留给后人,应该出版一些老画家的画册,像齐白石、徐悲鸿等人。”按总理的指示,我负责编审稿件,卢光照同志编辑,先后出版了齐白石画册上、中、下册和徐悲鸿的三本画册以及一些老画家的作品。
  在“文化大革命”中,文化艺术工作受到了严重的干扰和冲击。林彪、“四人帮”反革命集团疯狂地迫害老干部,不少长期从事文化艺术工作的老同志被打成“黑帮”、“特务”、“里通外国分子”,被送进监狱或批斗。当时,周总理处境非常艰难,但他尽力排除阻力,设法保护干部“过关”,周总理对我的关心我终生不忘。在“文化大革命”中,我被下放到咸宁五·七千校“劳动改造”。有一次,造反派来通知,要我立即回京。我回京后从几位老同志和张论同志处得知,是周总理把我“解放”了。原来,在我国同第一个北美国家加拿大建交后,由我们接收台湾在加拿大蒙特利尔国际博览会的展览馆,并主办展览。他们告诉我,在周总理同对外文委负责人谈到这个展览应为美术方面的展览时,问到:“搞苏加诺藏画集的邵宇哪去了?”叫他带团去加拿大,有人说:“听说他是叛徒?”总理说:“对他我们早已审查过了,他没问题嘛……”我知道此事后心情非常激动,周总理不但有惊人的记忆力,而且是最爱护干部、最尊重人的总理。
  一九七五年九月三十日,我出席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二十五周年国庆招待会。当身体衰弱、面容憔悴,但依然坚毅不屈的周总理步人大厅时,会场沸腾起来,雷鸣般的掌声不断地打断他的祝词,许多人的脸上挂着泪花,我的泪水模糊了眼睛,用最快的速度画下了周总理做报告的场面。
  人民大会堂由傅抱石和关山月画的“江山多娇”那幅画,是经过周总理和陈毅同志帮助构思并多次提出对草稿的修改意见而最后完成的,这幅画现在已成为我们的社会主义的祖国走向光明未来的象征。
  如今,周总理去世已经十六年了,为缅怀总理,我曾画了一支通红的蜡烛,题为“心线正直表里通红,浑身是火一生光明,风吹不熄磊落始终”。
  周总理,永远活在中国人民的心中。



 
 

2007/09/10

把珍贵的艺术品留给后人

漂泊的树 E书作品  支持键盘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