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总理引导我学《讲话》

 




  白杨

  在毛泽东主席《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发表五十周年的日子里,当我重温这篇光辉著作时,不由得不想起五十年前那些难忘的岁月,忆起敬爱的周恩来总理引导我们学习《讲话》,坚定地走为人民大众服务的道路……
  抗日战争爆发后不久,我和上海一些电影工作者溯长江而上。沿途进行抗日救亡宣传的演出。到达重庆后,继续开展抗日救亡演出活动,一九三八年底周恩来同志到达重庆,任中共中央代表和南方局书记。这时,我有幸随阳翰签同志到曾家岩五十号第一次见到了周恩来同志,他热情的话语今犹在耳,鼓励我们要有争取抗日胜利的信心。希望我们多演些抗日救亡的戏。
  一九四一年皖南事变后,国民党假抗日。真反共的面目充分暴露了。重庆的环境越来越复杂,斗争越来越尖锐,国民党反动政府对进步文化人士加紧迫害。一个剧团在四川演出阳翰笙编剧的《李秀成之死》,竟惨遭横祸,扮演李秀成的演员被活埋。二十多个团员被枪杀!同时,我们在重庆的工作也非常困难。在国民党控制的电影厂搞抗日影片和话剧就更困难了。在这艰苦的环境里,恩来同志主张利用话剧打破国民党的高压政策。在他亲自关怀下,由阳翰笙策划,应云卫出面成立了民办中华剧艺社,党曾给予资助。为了揭露国民党反动派的投降卖国政策,用写历史剧的办法,以借古讽今,针贬时弊,阳翰签便创作了反映太平天国斗争的剧本《天国春秋》,由中华剧艺社演出。恩来同志关心过这个戏的创作和演出。接着“中艺”演出郭沫若同志刚创作出来的《屈原》,恩来同志非常认真,反复观看我们的排练演出,《屈原》的成功演出,当时轰动了整个山城,郭老借屈原的口说出自己心中的积愤,说出广大人民对国民党反动派的愤恨。
  在这种险恶的形势下,恩来同志对我们这些团结在党周围的文化界人士,十分关心和爱护,他不仅关心我们的安全和生活,更关心我们的思想。他通过各种渠道、采取各种方式,团结教育文化界的朋友,他经常派自己身边工作的同志和我们联系。记得那时,恩来同志的秘书陈舜瑶、张颖同志就常悄悄地过江到南岸我家来,给我详细介绍党对全国形势的分析,解放区的信息和领导同志对工作的意见等等。
  尤其是皖南事变以后,帮助我们建立学习小组,提供学习材料,使我们拨开云雾,看见了希望。经常参加学习的有周峰、石羽、林相、江村等人,学习的场所就在我家里,在那种环境下,这当然有一定的危险。但大家都非常珍惜这难能可贵的学习机会,学习材料大都是恩来同志让张颖送给我们的,给我印象最深的有延安的整风文件,除毛主席的《反对党八股》、《改造我们的学习》之外,就是《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这部光辉著作了。
  那是在一九四二年的春天,《讲话》在延安发表了。但在重庆不能全文公开发表,恩来同志给我们送来了《讲话》的小册子。一九四三年,恩来同志有,一段时间返回延安,尽管工作非常繁忙,仍惦念着帮助我们加深对这篇极其重要的科学论著的理解。他特地派刘白羽、何其芳同志随林伯渠同志到重庆,向文艺界介绍《讲话》的精神、背景,以及在《讲话》的推动下,延安文艺工作发生的巨大变化,《讲话》精辟地总结了“五四”以来中国文化发展的历史,明确提出了文艺为群众的问题和如何为群众的问题。我们读后感到耳目一新。当时,我虽然在党的帮助教育下,已走上进步的文艺道路,积极投身到抗日的文艺战斗中,但是,对什么是革命文艺的发展方向并不十分明确,考虑更多的还是如何提高自己的艺术水平,《讲话》中提出的:“我们的文学艺术都是为人民大众的,首先是为工农兵的”,“一切革命的文学家艺术家只有联系群众,表现群众,把自己当作群众的忠实的代言人,他们的工作才有意义”。给我留下了难忘的印象,心里豁亮起来。
  当时,我们都很想知道《讲话》以后,延安创造出的新的艺术形式到底是什么样子的,恩来同志那时又来到重庆,他就让八路军办事处和新华日报社的同志来演出。就在《新华日报》庆祝成立七周年的那天晚上,我们赶到重庆郊区化龙桥,在新华日报社院内的广场上,看了三出新秧歌剧——《兄妹开荒》、《一朵大红花》和《牛永贵负伤》。尽管参加演出的同志都不是专业演员,由于有的同志刚从延安出来不久,崭新的演出散发着质朴的风格和浓郁深厚的泥土气息。富有战个性的工农兵形象,就象烂漫的山花一样富有生命力。给我留下了极深的印象,这是我第一次看到延安文艺的表演,也从中看到了延安边区沸腾的生活和觉醒的人们。内心非常激动,演出结束后,我们大家还一起下场,学着扭起了秧歌舞。
  夜深了,回城的路上,恩来同志让我搭他的车,一直送我到家。一路上,我激动地向恩来同志倾吐了学习《讲话》以后,恨不得立刻飞到延安的心情。恩来同志亲切地肯定了我向往革命的热情,并语重心长他说:留在这里也是抗日,想去延安,以后还会有机会的。他还对我谈了《讲话》的重要意义,并鼓励我阅读些鲁迅的著作,学习鲁迅精神。
  遵照恩来同志的指示,我留在了重庆。在以后的艺术生涯里,我一直牢记着恩来同志对我的教导,要求自己努力沿着《讲话》指引的方向去做。从那时起,生活是艺术的源泉成了我坚定的信念。深信没有生活的感受,没有从思想感情上和人民大众打成一片,再好的演员,单凭技巧也难以成功地进行创作,然而,在旧社会国民党统治下,想接近工农群众,前脚去,后脚就被盯梢,是不自由的。只有在解放后,在党的领导下,人民翻身做主,你走到哪里,人们伸出双手欢迎你。为了演好工农兵的形象,我到过农村,去过工厂,也到过部队,如拍摄影片《祝福》时,我们摄制组到浙江的山区体验生活,没有交通工具,只好一天走上百里的山路,为了演好祥林嫂,我跟着到深山老林的小山村里住下来,熟悉当地的人民和生活,这样做,当然要苦一些,累一些,但每一次深入生活,我都有一种深山探宝的感受,受益无穷。
  今天,我们纪念毛主席《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发表五十周年,怀念当年指引我们学习《讲话》的周恩来同志,我们要更加坚定不移地走毛主席在五十年前给我们指出的文艺道路。联系到江泽民总书记在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七十周年大会上的讲话中的明确指示:“只有深深植根于中国大地和依靠人民的力量,面向现代化,面向世界,面向未来,才能创造出无愧于伟大时代的社会主义文化”。这是我们要力求实践的。



 
 

2007/09/10

周总理引导我学《讲话》

漂泊的树 E书作品  支持键盘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