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周副主席对我的教诲

 




  徐肖冰

  人民的好总理周恩来与世长辞已有十六个春秋了,他那彻底唯物主义者的革命精神、无私无畏的崇高品德、艰苦朴素的作风是举世罕见的,也是他留给全国各族人民的最宝贵的精神遗产。他是炎黄子孙最光辉的榜样。
  周总理指引我参加革命时,我只是一个不满二十岁的小青年。如今,我也是一个七十六岁的老人了,每当缅怀他为开创党的电影事业付出的艰辛与建立的功绩,他对电影工作者的爱护与关怀,尤其是他对我的亲切教诲,对他的思念之情越来越难以克制,并仿佛他依然还在我们身边。
  一九三七年七月七日,日本帝国主义者在北平远郊宛平县的卢沟桥对当地中国驻军发动进攻,从此,抗日战争爆发。中华民族处于生死存亡的关头。我和生活在大后方的众多的青年人一样,怀着抗日救国的志愿,要投奔中国共产党和八路军。
  那时,我在山西太原西北电影公司任摄影助理。有一天,我和从上海来山西采访的新闻记者沈逸千、余仓硕路遇,志同道合,希望早日赶赴前线,为的是向海外报道我军将士英勇杀敌的实况。我们一路之上经受了从来没有经受过的艰苦生活。当我们到达离平型关不远的大营附近时,不料遭到从前线溃逃下来的一伙国民党的散兵拦路抢劫,差一点送掉了性命。在我们走投无路的境况下,幸亏遇上了开赴抗日前线的一支八路军队伍,他们非常亲热地接待我们,让我们饱餐一顿,并通过八路军的兵站把我们送到太原。八路军成了我们的救命恩人。
  我回到太原,太原己成了日军的重点轰炸目标,人们都在惶恐、混乱与焦急之中过生活、求生存、找出路。西北电影公司已经决定搬迁到四川成都去经营。我的老师吴印咸则打算到上海去谋职业,我是下定决心要参加八路军的。吴印咸同志为了鼓励与支持我而把他自己的一台“莱丁那”照相机送给了我。
  九月间,我在空袭警报声中又一次跑到八路军驻太原办事处去打听申请参军的答复,办事处秘书赵品三告诉我,今天我们的周副主席要见你。顿时,我高兴得说不出话来,却又感到非常紧张。赵秘书把我带进一个有一排平房的小院子,我一眼就看到周副主席站在院子里和一位同志在议论什么,周副主席朝我一看就说:“来来。”他紧紧握着我的手,笑呵呵地把我介绍给叶季壮同志。
  “他叫徐肖冰同志,‘小兵’,这个名字好记,好记。”
  周副主席的几句风趣话,使我立即感到和蔼可亲,那紧张的心情似乎消掉了一大半。
  “你是什么地方的人呵?”
  “我是浙江桐乡县人。”
  “桐乡县我听说过,沈雁冰就是这个县出生的,还有沈泽民、金仲华和张琴秋都是桐乡人。这是个出人才的地方。”叶季壮同志和赵秘书都在频频点头,显然都很熟悉,而我自己是个桐乡人,却对周副主席提起的这些有名人物感到陌生,表情很不自然,只好问非所答他说:
  “那时我家很穷,桐乡县也很穷,所以从小就离开家乡到上海电影公司当学徒。”
  “在哪家公司啊广周副主席问。
  “开始在天一影片公司,不久进了电通影片公司,后来还在武昌的蒋委员长行营政训处电影股干了九个月,又回到上海进明星影片公司二厂。我在西北电影公司只有半年时间。”
  “你在好几个电影公司工作过,从南到北就有不少社会经历和生活体会吧?”
  “主要在电通公司担任《桃李劫》、《自由神》、《风云儿女》等影片的摄影助理,受到夏衍、阿英、司徒慧敏、聂耳、吕骥和很多先生的思想熏陶,使我懂得做一个怎样的人。同时在上海三年多几乎天天可以看到那些趾高气扬的英国兵、法国兵、日本兵还有美国兵,他们欺负我们太甚了,恣肆侮辱、毒打,不把我们当人看待,这同亡国奴的生活没有什么区别。我参加过国民党政训处电影股的卫作,自认为这样就可以报仇雪恨了。一到那里便成了国民党的一个小军官,政训处长贺衷寒经常向我们进行反共宣传,恶毒地污蔑共产党,简直使我一天也呆不下去。不久,我是冒着危险开小差回到上海的。在上海,我进了明星公司。现在是在西北电影公司当摄影助理,前几天我在街上碰见吕骥先生,他非常赞成我参加八路军。”我是不是说得太多了呢?心里有点打鼓,但我感觉到周副主席似乎表示同情、理解而显出很高兴的样子。
  “那么,你还有什么想法?”
  “我不跟西北电影公司到大后方去,我要参加八路军,到前线去拍摄八路军打日本侵略者的电影。”
  “你这些想法是好的。现在你是西北电影公司的一个职员,而这个公司的老板就是阎锡山。”周副主席朝着叶季壮同志和赵秘书说,“这种关系,我们同雪枫同志一起经过慎重考虑,才决定同意你来,这个问题可以说是解决了。”当时我高兴得说不出话来。周副主席笑着说:“至于拍摄八路军的电影,这种想法是好的。我知道,电影是一种非常好的也是很重要的宣传与教育的工具,要搞,总得需要一些专业人才,需要一些技术设备,需要一笔经费。可是在目前我们想多拍些照片都有困难,何况拍电影?从实际出发。我们实在摆不到日程上来。”我立即意识到自己太幼稚了,把拍摄电影看得太简单了。
  “不过,我们解放区将会发展得很快,全国老百姓拥护我们共产党,支援八路军,我们完全有把握有信心战胜日本帝国主义侵略者。像这样一场伟大的正义的民族解放战争,我们的党不能没有自己的电影这一行,我想我们总是有办法把解放区的电影建立起来。当然,这要看时机,也得有个准备过程。”周副主席的话使我懂得了很多道理。他又接着说:“那么你来了以后,可以到前线去。最近,丁玲同志率领的西北战地服务团住在我们招待所,他们休整一下就到前线去。这里经常有人到前线去。过去,你在电影行业里工作,那是一个小圈子,你生活在大城市,那是一个畸形社会。正因为如此,你先到我们部队里去看看这个革命大家庭,亲身体验一下这个革命大熔炉,这对你来说,会有很多的不习惯,生活很紧张很艰苦,有时甚至吃不消。”这时我感到周副主席怕我吃不了苦,所以我一再表示自己不怕吃苦。周副主席继续说:“思想上有准备就好。我的体会是大家都一样过着艰苦的生活,也就不觉得艰苦了。”叶季壮同志接着说,“过去,我们长期连咸盐也没得吃,后来,国民党逼着我们离开苏区,在过草地、爬雪山时有时连树皮草根都吃不上,凭两只脚板走了二万五千里,不是也过来了吗?这就是说干革命不怕艰苦是不够的,做一个革命者,要有个坚定的信念和坚强的意志才行。现在,我们部队的装备和生活条件已经有所改善,起码有饭吃、冻不着、也有个住处。这也是来之不易的。”这些意思我好像都能听懂了,就是无论多大的艰难困苦都要忍受得住。但是我对于参加革命要走那么远的路,有时连树皮草根都吃不上,还得同国民党的军队打仗,却是从来也没有听到过。周副主席又说,“现在,我们战士们的生活水平虽然不高,也还可以。我看你还是先去前方,从这里去前方就很方便。首先你应该到前线去同战士一起过过生活,即使听听枪声炮声,这对于你今后要走的漫长的道路也是很有好处的。以后,你再去延安,我们党中央所在地,那里有抗大和其它学校,像你这样的年轻人,在学校里受受比较正规、系统的教育,思想上有个好基础是最重要的。”这时,有人给周副主席送来一叠文件,我怕耽误了周副主席的公务,就边起身告辞边向他表示衷心的感激。临别时,他一面紧握着我的手说,“欢迎你来。”一面告诉赵秘书:“你再同他谈谈,还有什么问题,由你来帮助办理吧。”
  此刻,我的心情很不平静,对历史、对现实、对事业、对人生与前途……确实有点开窍,心胸开阔多了。特别使我深受感动的是:作为一个新入伍的抗日战士,一个年轻而普通的电影工作者,在踏上革命征程的时候,能够聆听到周副主席如此亲切的教诲,这是我一生中最幸福的。



 
 

2007/09/10

忆周副主席对我的教诲

漂泊的树 E书作品  支持键盘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