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记

 




  《周恩来和艺术家们》这本回忆文集终于付印了。从一九九一年三月我发起征稿到今年三月编辑出版,正好整整一年的时间。
  去年三月全国政协会议快结束的时候,我突然来了一点灵感,觉得应该编这样一本书作为一个深切的纪念。
  因为在历次政协会议期间,谈到文艺工作的现状与未来,总是不断地听到对周恩来总理的怀念,提到周恩来对文艺工作无微不至的关怀和亲切的教诲,不免唱出了一个咏叹调:
  “假如周总理还在……!”
  我又想到,今年正是毛主席《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发表五十周年,周恩来不仅一贯身体力行地贯彻毛泽东的文艺路线,并对毛泽东文艺思想有所丰富和发展;特别是想到一九九三年第七届全国政协换届的时候,我和一些老同志也该退下来了,又正好是周恩来诞辰九十五周年,动员这些同志写下回忆文章,很有现实意义。既表达我们对周恩来永久的缅怀,也让周恩来的亲切教诲永远指引我们不断前进!
  我于是向本届政协文艺界的朋友发了征稿信,也向很少数前几届和地方政协的委员发了征稿信,直到这次政协会议期间,共收到来稿五十余篇,歌曲二首。
  这些文章大都是回忆自己和周恩来会晤中一些亲切的感受和难忘的教诲,不仅反映了周恩来对祖国文艺事业那种无限关怀的热忱;也生动地反映了周恩来平易近人,平等待人,亲切热情的风度,实事求是,事无巨细,一丝不苟的极其可贵的工作作风;特别是对一些被错划“右派分子”同志的关怀,以及在“文革”期间尽力保护文艺工作者的事迹,有重要的史料价值。这是每一个文艺工作者——无论是各部门的领导人、干部或专业工作者都应该很好学习的生动的教材。这对于推动文艺工作进一步深化改革,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文艺事业,是很有现实意义的。
  尤其是这次政协会议期间,按照邓小平同志的重要讲话,中央政治局决议的精神,讨论了政府工作报告,文艺界同志对文化艺术工作如何进一步深化改革,思想要解放一些,胆子要大一些,步伐要快一些,要警惕右,但主要是防止左等等一些问题,也进行了初步探索;大家共同回忆周恩来一贯实事求是,尊重艺术的客观规律,发扬艺术领导民主,反对左的错误,坚持“二为”的方向和双百方针的一系列教导,更加感到异常亲切和欢欣鼓舞。
  尽管这本书的整个编辑过程,是我这个老人单干的结果,但也得到文化部老部长办公室秘书组周大兴同志的帮助,复印了不少稿件,北京电影学院音像出版社周明同志给以大力支援,帮我把全部稿子打印出来,便于我最后审稿,早日付印,我在此表示深深的感谢。
  尤其是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副主任金冲及同志,仅仅看了我写的后记和目录,就毅然决定由中央文献出版社出版;该社总编室主任谭德山同志立即全力投入审稿、编辑工作,力争在五月将此书出版发行。他们这种积极热情的支持,使我感动不己。我谨代表全体作者向中央文献出版社表示衷心的感谢和敬意!
  我今后也不可能再编缉这样一本书了,我这即将八旬的老人也不可能再有机会遇到象周恩来这样一位伟人却又和文艺界结下如此深厚、真挚友情的一个朋友。我也不可能有更多的精力对周恩来的文艺思想作更多的探讨。但我坚信这本书将有助于对周恩来文艺思想的探讨。
  中国革命文艺事业和新中国文艺事业的发展和繁荣,将永远闪耀着周恩来文艺思想的光芒!
  最后,我再一次向所有来稿的朋友们表示衷心的感谢,特别是感谢那些年过八旬、九旬年老多病的老人们的热情支持:或不能写稿,但来信表示支持,或题词,或亲自撰稿;如八十六岁的老人陈学昭同志于去年七月写来稿子,十月就因病去世了。我怎么能够不深深感谢他们!?
  荒煤
  一九九二·三·二十八



 
 

2007/09/10

后记

漂泊的树 E书作品  支持键盘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