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在何方

 




  
  请你们不要问我
  今日在何方;
  难道你们能不来到
  这天安门广场?
  请你们不要再费心
  到这儿来找我,
  这里早已经是
  人的海洋。
  象四海惊涛
  齐奔向英雄碑下,
  象五洲风云
  齐飞向总理身旁。
  象无数白帆
  满载着圣洁的情感,
  我也扬帆催发呵,
  航行在这无边的海洋……
  呵,似不相识
  这一张张面孔,
  却又熟悉
  这一张张脸庞。
  亲爱的同志们哪,
  难道你们忘了吗?
  三个月前,
  我们曾一齐扒在医院门口
  无限深情地向总理张望,
  也曾一齐在那三九寒夜里
  久久等候在长安街两旁……
  今天,我们又怀着更加悲壮的情感
  来到这英雄纪念碑下,
  来到我们亿万人民
  最最敬爱的总理身旁。
  一个鬓发斑白的老红军战士
  率领全家向总理致哀,
  将挚情的诗句和素洁的花圈
  高高悬在浮雕之上;
  一个颤颤巍巍的老太太
  让孙儿将她搀扶到这里,
  久久望着总理垂泪叹息呵,
  轻轻在地上顿着拐杖;
  几个刚刚学会走路的孩子,
  让爸爸妈妈将他们高高举起,
  然后把手中的小白花呵,
  精心地别在翠柏之上;
  一群刚下火车的远方旅客
  气喘吁吁地跑到这里
  要在这永生难忘的时刻,
  为这悲壮的场面多照几张像。
  远方的客人呵,请不要着急,
  即使你不会选景又有何妨,
  今天的哪一个场面能不感人,
  只要你把镜头对准这天安门广场。
  照吧!照吧!
  照下这高高的雄碑,
  人群的巨浪,
  无数的诗篇呵,
  花圈的海洋……
  遗憾的是有一个镜头
  你们没赶上拍照,
  那才是一张最美的相呵,
  现在仍激荡着我的心房:
  昨夜我久久不能入睡,
  漫步在这天安门广场,
  忽听得有人在轻声念诗,
  声音是那样感人悲伤,
  我赶紧走上前去一看:
  呵!是一个坐在手轮车里
  两腿瘫痪的年轻姑娘。
  白花、黑纱凝着她纯洁的情感,
  薄薄夜色里闪着她手电的亮光,
  她那伴随着泪花迸发出来的
  悼念总理的诗句呵,
  每一声都震断了无数根心弦,
  每一字都卷起那挚情的巨浪……
  看:人民的海洋里,
  今天飞卷起诗歌的巨浪,
  这无数巨浪齐奔向英雄碑下,
  汇聚在我们的总理身旁!
  我也在松林间贴了几首长诗〔注〕,
  可再一看英雄碑下这无数诗篇,
  象利剑!象钢盾!
  哪一首不比我的强?
  我们这名家辈出的诗国,
  我总以为早已是历史,
  千年来百家争鸣的诗坛,
  我总以为李杜为王,
  可今天在这英雄碑下,
  我终于看到了:
  古老的诗国焕发了青春,
  亿万人民呵,全都是诗王!
  当然,我们靠的
  不是什么“天才”和“灵感”,
  是挚情的浪花,
  汇聚成这诗歌的海洋,
  它寄托了人民对总理的无限哀思。
  看哪:八亿座心灵的火山,
  正在这海底下动荡!
  一旦它们冲天而起,
  卷起的将绝不仅仅是
  诗歌的巨浪呵,
  泪水的海洋……
  呵!诗歌的巨浪,
  人民的海洋,
  今天齐奔向英雄碑下,
  汇聚在我们的总理身旁。
  这是真正的铜墙铁壁,
  无论是狡猾的蓬雀,
  还是嗡嗡的苍蝇,
  都休想飞越过这铁壁铜墙!
  谁敢反对我们的总理,
  我们就将用毛泽东思想的利剑,
  剜出它的黑心,
  扒开它的脚膛,
  砍下它的狗头祭英魂哪,
  剁碎它的狗肉让大家尝一尝!
  呵!人民的海洋,
  诗歌的巨浪,
  打得那乌贼灵魂出窍呵,
  吓得那海妖四处躲藏。
  看它们往哪儿躲?
  看它们往哪儿藏?
  人民的意志
  正化作这四海惊涛,
  历史的潮流呵,
  世界上究竟谁能阻挡?!
  今日在何方?
  今日在何方?
  亿万人民全都在
  我们敬爱的总理身旁!
  明日去何方?
  明日去何方?
  我们将用满腔的热血
  谱写继续革命的崭新篇章!
  让路线斗争的暴雨
  擦亮我们的眼睛;
  让阶级斗争的烈火
  燃烧在我们的胸膛;
  让英雄点燃的革命火炬
  在我们手中传万代呵;
  让先烈血染的火红战旗
  永远在祖国的云天高高飘扬!
  呵!这是敬爱的总理
  对我们亿万儿女
  最大的希望呵!
  也是我——一个年轻的共产党员
  将为之献身的
  最崇高的理想!
  
  1976年4月4日上午
  朗诵于人民英雄纪念碑前
  
  〔注〕指《墓志铭》《但愿……但愿》《您永远活在我们心中》等几首长诗。
  



 
 

2007/09/10

今日在何方

漂泊的树 E书作品  支持键盘翻页